车站

希桅的性格是犹豫柔断型的。这一天是周日,他与月杉走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附近。他们手牵着手漫无目的的走着,周边都是匆匆忙忙赶车的人群。他们缓慢的脚步使得他们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。

这已经不记得是第几个他们两人的周末。他们在这个二级城市里念大学,但是两所大学之间还有着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。每个周末他们都早早的出来相聚,走遍这个城市中心的每个角落。尽管每次都走上一整天,直到走的脚都麻了,但对于他们来说是幸福无比的。

周日的下午,他们徘徊在车站附近。希桅在这个车站送月衫坐车回学校。在离别的时刻,他们的话开始变少。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,他们的不舍在空气中慢慢的扩散。说回来,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事情,当时间越是有限,他们之间的话语越是稀少,仿佛多说一句话就会将他们的不舍完全的吞噬,于是只能以这种特殊的形式来面对接下来的分离。尽管下周他们依然可以再次见面,但这一周对于他们来说如同一年那么的长久。

在他乡异地,他们相依偎在一起。在他人眼中,他们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对情侣。而对于他们来说,对方都是对方的全世界,这气候的他们没有羁绊,如同在广阔草原上的马群,无拘无束。

时间如滴水,暂离的时间来临。月衫回学校的最后一班车终于准备发车。留恋在此刻升华,随着车的越驶越远而加深。

当月衫的车驶离希桅的视线后,希桅转身走出车站,搭车回他的学校。在车上,他们各自开始回忆着这个周末的点点滴滴,如同在回味着刚吃完了的糖果,满满的都是甜味。然后靠着这些余味等待下一个周末的重逢。

尽是如此,如若两颗星星,天各一方,遥遥相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