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轻语长

当意识再次醒来时,过去如同山崩之流,倾泻而来,将萌芽的光线拖入无尽的黑暗之中。挣脱之后,恍如昨日,一线之隔,南为乾坤,北为虚无。

一把岁月,无尽悲伤,聚散离合皆付风中。不曾相遇,何曾相识;不曾相识,何曾相知;未曾相知,遑论感伤。如若初遇,不如不遇。于世之最大谎言在于问心无愧。

风来雨去,日落月升,蓦然回首时物是人非。虚度彩练当空,徘徊庭树遍绿,长叹夕阳沉暮。不言问心无愧,只许一纸墨迹。

言轻轻待摆渡,语长长候倾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