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桅的第一次面试

路上车来车往。“红灯停绿灯行,这个世界能够一致的规则貌似不多”,希桅望着车窗天马行空的想着。

世界需要规则,但同时又不能完全遵行规则。这本身就是一件多么矛盾的事情。中庸之道只是一个结论,这个结论的推进过程估计充斥着各种矛盾的上下波动。时期不同,环境不同,心态不同。同样的条件背景,有人追求本质极致,有人追求无为而治。微观变数聚集而成宏观不变。

希桅是一个乐观主义差不多派,他的乐观也是差不多的。这个时候,他正在车上,去往一场面试。在车上他胡乱的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,完全没有为接下来的面试考虑。希桅虽然性格优柔寡断,但他有船到桥头自然直,以及抱佛脚不够优雅两个护盾驱使他表现的有那么点从容。

学校的课希桅仅上了开学第一节,领了新书后再没有踏过教室的门。既然闲着也是闲着,于是他决定出去找份工做,今天正是他的第一次面试。与往常一样,他睡到快中午。然后草草地洗过,草草地吃过被忽略的早餐,然后悠然地出发。坐公车对他来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,在公车上他可以无聊地想一些无聊的事情来打发无聊。

准时一词绝对不能用在希桅身上,而今天他意外的提前到了面试的公司。想来,第一次面试对于他来说还是比较重大的。接待他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,估计二十来岁,给希桅引到一间办公室并倒了杯水就此消失不见。

十月份的这个城市依然到处是短袖短裤。“坐在这带有空调的办公室多少比宿舍吹风扇舒服”,希桅想着,然后对这里产生了那么一丝好感。几分钟后,一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出现在会议室,手上拿的就是希桅的简历。穿着看似十分简单,却不乏气质,左手带着一条檀木珠子和一个看上去价格就不菲的手表。

“你还没毕业?”

“嗯,今年大四。明年毕业。”

男子眉毛皱了一下,不知道是针对希桅还没有毕业这件事情本身,还是对于他们招聘专员的选择。

“学校应该还有课吧?”

“还有,上腻了。” 希桅回答的出乎意料的直接。“听老师为履行职责而在课上念书实在没多少意思。”

听的出来,希桅对于他们学校的教学心存抱怨。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“你觉得你现在的能力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吗?”

年轻男子虽然说话柔和,但句句直指问题重点。

“我想可以。” 希桅不知道哪来的自信。

… …

“OK。请稍等。”

年轻男子走出会议室,表情依然跟进门时一样的不动声色。持续将近半小时的谈话中,没有涉及任何专业方向的问题。这让希桅有点忐忑。他只能猜测年轻男子是 HR 来安慰自己。

大约三分钟过后,希桅被年轻男子带去另外一间办公室。办公室里坐着一位中年男子。“看上去很有震慑力” 希桅看到中年男子后的第一想法。年轻男子介绍了一下,然后带上门出去了。

“你好” 希桅打开了接下来谈话的开头。这次谈话的范围比刚才的广了许多,希桅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。在此之前,他就已经想过,对于像他这种如同白纸的学生,与其畏畏缩缩掩掩捂捂,不如坦荡直接。谈话结束后,希桅对中年的最大印象是他洪亮的声音以及平和语气后那股震慑力。

面试意外的快速并且顺利,他可以选择接下来一周的任何一天去上班,或者说实习。作为还未毕业的希桅来说,这次面试能够如此顺利,很多成分可以归结为对的时间,对的场所。简单来说就是缘分。

面试结束后将近下午四点钟,外面依然热哄哄的。他走出办公楼,伸了个腰,作为面试这一件事告一段落的仪式。他走到十字路口边的公交车站,想着宿舍有几本图书馆借来的书到底超期多久了这个问题。然后,他继续检视身边还有几个类似一直堆积的问题。尽管是小波动,但这对希桅来说他如同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旁的公车站。

唯一不同的是,这辆车不知道开往哪里。